漫步于“有数、无愧”间……


漫步于“有数、无愧”间……
—— 一位长期从教者的内心独白与追求
高本大
2013.9.18


  也许是情系缘定,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今,我已在教坛上心无旁骛地干了35年,其中后段19个年头,居然一直在苏苑实验小学当校长。之所以说“居然”,一是因为在不断推进校长任期、交流制等的今天,像我这种长久呆在同一所学校不走的现象已不多见;二是因为这既非本人主观所求,也并非本校客观必需。就在这样的情状中,我反复敦促自己“随遇而安”——安于适应现实,安于尽好本职本份,安于用心漫步于“有数、无愧”间……这,也许是被普通从教者的应有特质使然,抑或是受自身的一种秉性驱动。
  我想,所谓“有数”,首先得明白该如何就如何,忌推“不可推”,莫揽“无须揽”。具体着说,则必须妥贴理解并把握教育的本质规律及发展趋势,必须冷静思辨并承担起各种应尽、能尽的责任和义务,以确保干教育、办学校决不急功近利、逢场作戏;做教师、当校长决不得过且过、自以为是。所谓“无愧”,关键要使所做一切讲得出科学依据,掼得出过硬质量。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使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言、所行合乎本真办学的价值取向,必须使自己在职能岗位上所析出的全部——尽可能含有哲理和弹性等全部——有望于融成所有师生的优质基因,并凭此展开日常各过程,收获各段新成效。此“有数”,应是教育中一根“醒目的标杆”;此“无愧”,恰似办学中一个“舒适的枕头”。此“有数”与“无愧”,当可投射出教育和办学气象中一种因果呼应、良性循环的互动。漫步于如此的“有数、无愧”间,神自清、心自定。纵然有时不免产生“审美疲劳”,偶尔也会现出“心理倦怠”,但我更多地注意克服惰性,坚持着贯彻自己的信念,并力求使之有品质、有格调,又能有种清切、醇厚的味道。
  举个小例:今年教师节前夕,各项务必照办的规定、指令接踵而至。为谨慎于“别好心办坏事”,或安逸于“能省力就省力点”,学校取消了原有的一些安排,但没忘做了件通常而又自感有点新意的事。那就是,为本校每位教师送一枝鲜花、献一张贺卡,每张贺卡都印上了我特意写成的一首《七绝》诗——“纵使平凡却不庸,情萦本位炼从容。凭将境界时时在,踏雪无痕显我功。”我尚未知道教师们会有怎样的读后感,但我以此概括、提炼,并要传递的相关信息,应属由衷、明朗、多元,而并非只是一种单调的意向表达。借这28字,我旨在引导教师正确看待平凡,自觉拒绝平庸;希望教师炼就从容底气,倾情做好本份;激励教师明白工作意义,体悟育人价值;支持教师显露独到功夫,立志绩效纷呈……今后,我可能不会再写这样的诗,因它毕竟格律甚严,要写好它得花费不少神思。但从内心说,我真的蛮喜欢这首诗,因它确实是我历经这么多年所酿成的一番心意、心得和心声。我期盼读着这首诗的教师能多多少少受到些启迪,并善于将之内化为自尊、自信,以利各自都能自重、自强地漫步于“有数、无愧”间……
  我认为:漫步于日常的“有数、无愧”间,这本该是种对“超限负荷和累赘”的设法摆脱,是种对“份内应有及须成”的如数担当,是种对世事的辩证考量和合理取舍,是种要将工作做得到位而决不缺位、越位的正确抉择和具体演绎,自然也是种心仪教育及办学公正、公平和公义的基本诉求方式。
  要好好漫步于“有数、无愧”间,至少需时刻关注、研究,并有机整合、实践“思想与情感”两个方面。即:该用真情时,别太过动脑筋;该动脑筋时,勿只会感情用事。因为任何一点“过”了,都容易出状况,都有可能使优点变为缺点。让两者恰如其分、适得其所,这既是高尚概念,又是行为准则。按这概念、准则做,“有数、无愧”才会有不可或缺的基础。
  为成功漫步于“有数、无愧”间,虽年近花甲,我仍抱有“在位一天,绝不荒废两个半天”的教育自觉;虽行将退休,我仍延用着愿使本校及全体师生“每天进步一点点”的办学惯性。这种自觉与惯性,将使本人能在习以为常的工作中凝聚起更多动因、感受到更多美感。也正因为如此,我自知既能自律,又有一份自在的淡定。自律,是种本色;淡定,是种大度。本色之“本”,大度之“大”,这或许正是父母为我起“本大”一名想要作出的一种积极暗示。当然,本色不泛指混沌一色,混沌一色有碍于自律出丰富的“无愧”;大度不等于放任失度,放任失度(含盲从)无益于淡定成明确的“有数”。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眼下,我已把套在自己头上的光环视为若无,真心想让这些光环尽快陆续易主,真心想让本校已经成就诸多业绩的教师团队,以及品学皆优的学生、知书达礼的公众群体能不时看到学校步步向前、师生天天向上,也真心想让本校日益增长的美誉度和影响力能更好地与教育的普世价值及办学的通识指数相匹配。系统的“有数、无愧”,需有这些要素去作为它的组成部分。
  于是,在所剩不多的工作时间里,我会始终“自律、淡定”,同时将以一如既往的“有数、无愧”去继续倡导“有教无类”的育人观念,不断培植“智仁双修”的人格素养;继续滋润“天人合一”的宽广情怀,不断点拨“整体辩证”的思维走向;继续积淀“文化立校”的教育内涵,不断放大“专业治教”的办学含量……而所有这些,我必会让它一一扎根于对我国优秀民族文化及教育传统的深切领会与体验之中;定将结合本校实际,使之一一见诸于我的“每周校长寄语”、“每次专题讲话”、“每篇专业文稿”及“每天言行的有效渗透”,并由此兑现“大话小话,话话显诚意、守信用;大事小事,事事合规范、有收成”。凡此一切,我都不会光去寻找自己当校长的感觉、只顾满足自己对教师的绝对控制欲,而是为着体察教师的感受,要让教师能在必要前提下拥享一定的思想空间和教育自由,随之形成更多共识与合力,使问题得到解决、将事情处置圆满,并令所有过程及效果能让大家都觉得在理。倘若干教育、办学校、做教师、当校长真能走到这份上,那应可呈现一种生态,一种道法自然、返璞归真的从教生态。我相信,凭此从大处着眼、从细处着手探究到教育及办学的本源、本质,则不难得出一个比较周严而灵动的生态图像,这生态图像应该不易被现实中某些缺乏意义的表象所覆盖。有此生态图像作底,势必有助于学校、师生真正成为近看像一块晶莹碧玉,远观似一架玲珑盆景。不管此愿能否心想事成,无论成果能否被人看重,我都将持以余热,且思且行。
  让“有数”真的“有数”,使“无愧”真的“无愧”。这,既是我的内心独白,也是我的一贯追求。亮此独白,意在画好句号;循之追求,企见最终答案。总之,已步入工作扫尾阶段的我不会辜负漫步于“有数、无愧”间的这份执着与幸运。有这份执着与幸运作支撑,本人所做工作,乃至整个生活、生命的质量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发表评论